轉貼門房秦大爺的故事--女主外傳篇1   校园小说 

本篇最後由 bbate 於 編輯



作者暗夜世家



門房秦大爺的故事——女主外傳篇第一節乾柴遇烈火初夏的一個週五的晚上10點半,上自習回來以後,張薇薇打著呵欠回到了寢室,好睏啊。她正想去洗洗睡了,電話響了。一看是男友葉明峰打來的,「餵,明峰哥,什麼事啊?」「老婆睡了沒有啊?」「還沒呢,快點出來吧,今天晚上有點熱,我們到特惠賓館去睡一夜吧,」「在哪兒啊,我怎麼沒聽說過?」「你來了就知道了,一會兒寢室快鎖門了,我馬上就到你們寢室門口,快點噢。」掛了電話之後,張薇薇不得不穿上才脫下來不久的運動鞋,就小跑了出去。到了門口,只見葉明峰笑著迎了上來,摟住了張薇薇的肩膀,兩個人手牽手地走到學校門口,叫了一輛出租車,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到了一棟漂亮的小賓館門口,兩人就進去了。上樓的時候,葉明峰一直在跟女友說話:「小薇,你今天可真迷人啊,」「是嗎?可我沒化妝啊。」「雖然沒化妝,可是誰叫你天生美麗呢。」「呵呵,你這張嘴真貧」。……由於比較久沒和女友做愛了,葉明峰今天下午就逃課騎自行車出去訂了一間房。這將近兩個星期的煎熬真是讓葉明峰無法忍耐了,張薇薇也一樣。兩人走到二樓的207 ,葉明峰轉身開了門,摟著張薇薇進去了。張薇薇進去一看,條件還不錯呢,雪白乾淨的雙人床,明亮的吊燈,掛式空調…最重要的是有一台電腦,葉明峰邊打開電腦邊說:「小薇,條件還不錯吧。 」「嗯,不錯啦,你現在上網幹什麼呢?」張薇薇說著坐在葉明峰的左邊,「看了你就知道了,」葉明峰神秘地一笑。葉明峰登陸163郵箱,打開了兩個torrent文件,張薇薇也是學計算機的,一眼就看出來這是種子文件。「看什麼片子啊?」葉明峰沒有回答:「網速很快嘛,2M每秒,不到十分鐘就會下好」,說著左手伸向張薇薇的臀部撫摸起來。張薇薇穿的是休閒褲,所以對男友的撫摸感覺就比較強烈,就轉身向男友,摟住了他的脖子,葉明峰也空出右手,隔著張薇薇的T卹揉著她的一對奶子。狼友們一看就知道葉明峰在下黃片,沒錯,葉明峰想等著下好和女友一起看,不能在下好之前就 ??忍不住了,所以葉明峰愛撫了女友一會兒之後就停手了,「老婆,等會兒吧,等會保證讓你玩個夠」「嗯,好吧」。張薇薇鬆開了雙手。以前葉明峰給張薇薇看過一次黃片,在一個網吧的情侶包廂裡。那是一部香港的三級片,也不算太露點。從沒看過色情片的她當然很興奮,當時張薇薇問葉明峰從哪裡怎麼下載的,葉明峰說是朋友傳給他的,自己也不清楚,搪塞過了女友的問話。當然,葉明峰關閉了迅雷頁面,只留了一個懸浮窗,所以張薇薇沒有看到葉明峰在下載什麼,等到下完的那聲滴滴聲,葉明峰就打開了迅雷,張薇薇終於看到了男友在下什麼了,是兩部部日本A片,「好啊,竟然騙我說不會下,」「老婆別生氣,聽我解釋…」「住口,待會兒得懲罰你。」「怎麼懲罰啊?」「一會兒你就知道了」,張薇薇壞壞地笑了一笑,她只是驚訝的一下,根本就沒有生氣。葉明峰解釋說其中一部是關於公司女白領的,還有一部是關於飯店女服務員的,都值得一看,連哄帶騙地說了一番,張薇薇就裝作原諒似的答應和他一起看了。兩個人看的很投入,尤其是張薇薇,她可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片子,雖然她有過性經歷。第一部片子裡,這個女白領由於做錯了事情,經理很不滿意,說了一番之後,她就跪下了,經理接著脫下褲子讓她給口交,接著又在辦公室裡換了幾種不同的姿勢幹她,這些給了張薇薇在視覺上帶來從未有過的刺激,畢竟她也是比較保守的女孩子,只有男朋友碰過她,這話是劉曉靜說的。看完第一部A片之後,張薇薇的小穴已經濕漉漉的了,就去了衛生間上一趟廁所來緩解一下緊張的刺激。第二部裡,女服務員給兩個食客含雞巴,最後二人一前一後地干著她……終於看完了,兩部片子的時間也不算太長,12點半了,葉明峰關掉電腦,和張薇薇一起脫衣服。脫的一絲不掛以後,張薇薇說:「我想出怎麼懲罰你了,給我好好舔舔。」葉明峰本來料想也不是什麼難事,一聽就笑了,等張薇薇躺好以後以69姿勢反向趴下,撥開陰毛舔起了張薇薇的小穴,小腹在女友的一對奶子上摩來擦去。張薇薇也伸出舌頭慢慢舔男友的肉棒。這一對情侶互相舔了足足15分鐘,葉明峰很想射進去,但轉念一想又憋回了這次爆發,站起來示意女友換個姿勢,久旱逢甘霖的愛撫,弄得兩個人都氣喘連連的。張薇薇走到電腦桌前背靠牆站著,抬起一條腿放在桌子上,葉明峰摟住女友,「撲哧」一聲,雞巴插進了張薇薇的浪穴裡,開始了八淺二深式的抽送,龜頭一次又一次地頂向張薇薇的花心。「哦…啊…嗯…嗯…插我…噢…」面對女友的浪叫,葉明峰更加興奮了,陰精對龜頭的刺激和陰道壁的收縮讓他忍不住要爆發了,放在女友乳房上的右手加快了揉擠的力道,大約抽送了幾百下之後,一股濃濃的陽精射進了張薇薇的小穴裡,與此同時,張薇薇也達到了最高潮…… 第二節艷景又相逢一個星期之後的下午,計算機專業的鄧論課。一個穿著白T恤和淺色牛仔褲的漂亮女孩向女生公寓2號樓走去。這個女孩面容清秀,尤其是一對星眸很靈動,也很迷人。她到寢室門口之後,先敲了兩下門,停頓一下再敲了一下,門開了,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說道:「小薇,我們抓緊開始做吧。」說完開始脫衣服了。沒錯,他是葉明峰,那個逃課的女孩就是張薇薇。張薇薇等到脫光之後,迫不及待地衝上床壓在葉明峰身上,採取女上式的坐蓮,當然,這也是跟上次觀看A片有關,這兩部片子張薇薇通過郵箱中轉文件下載到了MP4裡看了幾遍,片子裡的姿勢她基本都瞭解了。「啊…啊…嗯…好爽…哦…嗯…啊…」和第一部開始一樣,這一陣陣淫聲浪語傳出房間吸引了剛走到門外的秦大爺,秦大爺剛睡醒,正想去打一盆洗臉水,沒想到又看到了張薇薇和葉明峰,而且這一次門還是沒關上,留了一公分的縫,秦大爺就貼在門外看了起來。但是這次他沒有忘了去想一個男生怎會趁他不注意遛到女生宿舍的,他心裡盤算著要不要進去逮他們兩個。畢竟張薇薇是他性幻想的第一個對象,也經常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裡,而且那天晚上張薇薇夜不歸宿跑出時宿舍門口他也看見了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和男友出去開房。只是秦大爺沒來得及叫張薇薇,她就跑開了。「哦……好舒服啊…啊…嗯…用力…插…嗯……」伴隨著女友的浪叫,葉明峰賣力地用龜頭一次次地衝擊著女友的花心,感受著陰精沖擊和陰道壁收縮的快感。第一次看的時候,他是個生在舊社會,長在紅旗下的本本份份的老實人,這第二次可就是個大淫棍了。房中的一對鴛鴦依然忘我的挺動著,秦大爺看了足足15分鐘,葉明峰感到該差不多了,雞巴用力地撞向張薇薇的屁股,精關一鬆,存了一個星期的積蓄射進了張薇薇的小穴裡。兩個人相擁著休息了幾分鐘,正當葉明峰準備換個姿勢來幹張薇薇的時候,秦大爺推開門了。葉明峰一回頭,嚇了一大跳!張薇薇逃課回來和男友第二次在寢室裡做被秦大爺逮個正著 ??,秦大爺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倆,說:「你看你們兩個孩子,按學校規定,得報到學生處… …」葉明峰慌了,「求求您了秦大爺,我錯了,您放我們一馬吧…」張薇薇本來迷迷糊糊的,聽見秦大爺和自己男友說話就睜開了眼鏡,看見秦大爺面無表情地站在床前。秦大爺竟然發現了,張薇薇忍不住了,啊地一聲叫了出來。天哪,一旦報上去的話,兩人都要被學校記過,而且更嚴重的是男友會被勒令退學。葉明峰和張薇薇在不斷地求情,可是秦大爺卻面無表情地,一句話都沒有說。一會兒,都不說話了,寢室裡變的十分寂靜,只有愛液的味道還在空氣中飄散著。秦大爺開口了:「我知道,你叫葉明峰。你先穿上衣服回去吧!」「這…我…」葉明峰想著秦大爺會不會放自己一馬。「你先回去!你們這個情況的確很嚴重……」葉明峰訕訕地穿上衣服,灰溜溜地走了。等葉明峰走遠了,秦大爺「唉」地歎了一口氣也跟著走了,留下忐忑地坐在床上的張薇薇。張薇薇看到了,秦大爺襠部支起來的帳篷好大,看樣子估計不比男友的小哪兒去。有時候,倒黴的事情會接二連三地出現,用個成語說就是「禍不單行」。張薇薇剛剛收拾好床鋪,下課鈴就響了。一會兒劉曉靜就回來了,說:「薇薇,今天鄧論課點名了,一個一個點的。」「哦…」張薇薇應了一聲,「讓他點去吧。」「你怎麼啦?老師說今天被點到缺課的同學如果在缺課的話,期末考試成績扣20分!因為,下節課他說很重要。」張薇薇又是哦了一聲。劉曉靜的鼻子很尖,她說:「葉明峰剛才又來咱們寢室了吧?你們倆玩的怎麼樣啊?不會是他對你不好了?」「唉,完了,被秦大爺發現了…小靜,你說我該怎麼辦啊,」張薇薇嗚嗚地抽泣起來。要是給其他室友說肯定是沒有用,但是給秦大爺的伴侶說了,這事肯定好辦,劉曉靜安慰她說:「來,薇薇,不哭了啊…秦大爺人還是不錯的,我試試去勸他啊,沒準能行。」張薇薇疑惑地抬起頭,「能行嗎?」「放心,都在一個寢室裡住了3年了,我辦事靠不靠譜你能不知道嗎?呵呵。來,把眼淚擦了,去洗個臉。別讓其他人看見啊。」說完劉曉靜去門房了。肯定的,秦大爺想打張薇薇的主意了,劉曉靜暗自發笑地進了門房。時間過去了將近一個小時,劉曉靜笑著從門房裡走了出來。嘴裡輕聲說了一句:「得隴望蜀的老色鬼,呵呵。」開了寢室的門,只見張薇薇還在床沿坐著沈思,倒是衣服穿好了,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。還好,其她室友都沒回來。劉曉靜拍了拍張薇薇的肩膀說:「成了,薇薇。」張薇薇抬起頭,星眸一亮,「真的,秦大爺答應我們不上報學校了?」「嗯…」「3Q!那太好了,小靜我好愛你啊,」張薇薇高興地抱住了劉曉靜。「可是…秦大爺還有一個條件,你能做到,但不知你會不會答應…」「什麼條件啊?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答應。」劉曉靜看到張薇薇開始上套了,心裡得意一些,緩緩說道:「就是,上學期你和葉明峰在寢室裡做,都沒關門。秦大爺看到了,你們關門了,在寢室裡做,他在門外也能聽見。但是他沒講,這次你們又讓他看到了,如果發生在其他宿舍樓,你和葉明峰早就得記過了…秦大爺也挺不容易的,生在舊社會,長在紅旗下,是個本分保守的人,他 ??老伴走的早,一個人含辛茹苦地把女兒養大,哪裡見到如此激烈的場面,而且還不止一次。他能耐得住嗎,心裡還能安分下來嗎?」「那你的意思是?」「就是你用手給秦大爺弄一次,他就滿意了…」「這…」張薇薇猶豫中帶點不願意的樣子。「如果你不答應的話,後果是什麼我可就不管了,秦大爺這麼好的人,別的不說,大一那次夜裡11點,你在寢室裡發燒了,當時寢室鎖門了,藥店和醫務室早就沒人了,根本就弄不到藥,我去敲秦大爺的門,他聽了以後二話不說就起來開燈給你找藥,第二天還問你好的怎麼樣了?你忘了?再說,你也不是未經人事了,幫秦大爺打個飛機也不算太為難你,你說呢…」劉曉靜連珠炮似的話語使得張薇薇沈默了,她為自己的不小心懊悔,可是記過處分更嚴重。左思右想,秦大爺已經比較仁至義盡了,都怪自己不小心的,算了,還是便宜秦大爺吧。張薇薇輕輕點了點頭,說:「好吧,不過你可得答應我,別告訴其他人啊」。劉曉靜答應了,張薇薇起身去了門房。劉曉靜感概萬千:秦大爺能有這一切的艷遇,源頭還是張薇薇。老色狼怎麼會忘記她呢?一會兒,張薇薇回來了,滿臉紅暈,劉曉靜問她怎麼樣啊,張薇薇壓低聲音回答道:「他的雞巴好大,好粗,沒想到啊…」劉曉靜笑著想:你沒想到的多著呢,問道:「真的?尺寸呢?」「大概20多公分,好粗,龜頭像小雞蛋似的,好像比明峰的還大一點。」「呵呵,要不要進一步一些?」劉曉靜壞笑地問道,「去你的,討厭啦」張薇薇的臉更加紅了。劉曉靜笑笑說到:「好啦,你手上的味還有呢,還沒吃飯吧?去把手好好洗洗,馬上去食堂,聽說第一食堂增加新菜了,咱們去看看。」「嗯,等我。」第三節被挽救的作弊秦大爺答應不追究他們倆,葉明峰知道了也就放心地出去實習了,實習期是兩個月。臨走時前葉明峰說:「小薇,我實習期間可能就沒機會回來了,等我回來啊。」張薇薇深情地看了男友一眼,兩個人暫時吻別。3天后的早上,全年級都要進行的鄧論課的期末考試,張薇薇早早地來到考場,在桌子上做起了小抄,因為這門課要記的東西有點多,自己又是一個懶得背書的女孩。半個小時後,劉曉靜進來了,和張薇薇打個招呼,坐在張薇薇的前面。由於考試是按照學號排的座位,每個人的座位就算固定了。而學號是按照寢室先後順序排的,所以女生們坐在一塊,男生也是。張薇薇看著自己做的小抄,心中一陣得意,此門必過。8點20了,還有十分鐘就要開考了,監考老師進來了,一個是張立毅,另一個是個女老師,叫馬玲,在髮捲子之前,馬玲在分試卷,張立毅下來查看每個考生的學生證,當看到張薇薇的時候,張立毅停頓了幾秒鐘,仔細看了看學生證上的照片。記得自己好幾次點到過這個女孩的名字,她都沒來過。張薇薇抬頭疑惑地看了看張立毅,張立毅看了她一眼就換下一個檢查去了。張立毅監考很嚴,也不算很嚴。為什麼呢,因為他喜歡在女生那邊晃悠,如果有女生作弊的話,在謹慎都會被逮到,畢竟他也是個有十幾年教齡的老師了,逮到漂亮的女生作弊就可以要挾她們求情,如果她們不願意求情任求發落那就算了,但是幾乎沒有女孩子願意等待發落。而逮到男生作弊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大的好處,所以只要是被張立毅監考過的學生,男生都誇張老師好,女生都怨張老師嚴。林楚雯為什麼會乖乖地聽從張老師的話,就是因為她作弊被張立毅逮到了,迫不得已只好用自己的肉體來私了這件事情,張老師也說話算話,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,於是教務處也就不知道她作弊這件事。髮捲子了,張立毅開始在女生片區晃動了,由於老師一直在附近來迴轉,張薇薇寫在桌子上的小抄根本就沒有機會去抄。張立毅看到那個叫張薇薇的女生一臉焦急,憑經驗估計她一定準備小抄但是沒有機會,這女孩長的不錯,看上去清純乾起來肯定比較騷。雖然不比她前面那個女生,但也不錯了。她前面那個叫劉曉靜的女生聽說在校長家當過保姆,照顧過校長殘疾的夫人,不可以動她。心中盤算著,張立毅轉身走向男生片區。張薇薇看到老師可算離開了,就小心翼翼地挪動試卷看桌子,不過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老師早就盯上她了。正當她在看著,張立毅走到張薇薇的桌子旁邊說道:「拿起來你的試卷,我看看你的桌子上寫的什麼。」張薇薇驚呆了,她停在那裡沒有動,心裡狂跳,小心翼翼的卻馬失前蹄了。張立毅突然抽掉張薇薇的捲子,看了看桌子,輕輕說道:「你兩次沒來上課就算了,可是這些你怎麼解釋啊?」張薇薇嘀咕道「不是我寫的。」「不是你寫的?對照你試卷上的筆跡,雖然桌子上的字小了一些,但可以肯定是你的字跡,學校的規定你應該也清楚,就不用我多說了吧…」說著張立毅拿起張薇薇的捲子走向講台。馬玲看還坐在座位上,就讓她出去。張薇薇開始抽泣了。馬玲看見很多人,尤其是很多男生還在看著張薇薇,就說:「都看什麼看,做自己的捲子。」張薇薇站起來,含著淚走到門口,忘了一眼張立毅就出去了。劉曉靜看了張薇薇一眼,心想:「薇薇平時很小心的,卻被張老師逮了,幸好自己全部背下了,沒做小抄…不過做了也沒事,有高校長做靠山,還愁什麼。」搖了搖頭繼續動筆答題了。張立毅在門口看了看張薇薇遠去的背影,心裡偷偷的笑了,以他的經驗,這個女孩在今天之內必然會找自己。因為試卷最終還是要落在自己手裡批改。張薇薇作弊的情況他可以在今天任何時候上報到學校,除非張薇薇不在乎處分,但是她怎麼會不在乎呢?上午10點30,考試結束,張立毅和馬玲收了試卷回到辦公室,張立毅打開保險櫃,把送到他這兒的鄧論試捲全部整理好鎖了進去,張立毅說道:「馬老師,我們走吧。」鎖好門,馬玲跟著他走向了實驗樓旁邊的廢舊車庫。這個地方早就成了一個雜貨堆了,根本就沒人來,尤其是白天。看附近沒有人之後,張立毅撫摸著馬玲的奶子說道:「小騷貨,幾天不見,想我了沒有?」馬玲說道:「嗯,想了。」「想我的什麼啊,」張立毅明知故問地說了一句。馬玲臉微紅地說道:「我想張老師的大雞巴。」說罷伸出手撫摸起了張立毅的襠部。這馬玲原來是張立毅的學生,在學校期間被張立毅迷倒過,也發生了關係。畢業後留校當老師。後來雖然戀愛結婚了,但是自己老公的雞巴只有張立毅的2 /3長,而且比較細,她能滿足嗎?為了保險起見,兩人時不時偷偷出來做愛,和馬玲的關係張立毅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,也包括兒子張皓明,也沒讓馬玲來過自己家。這時張立毅支起的帳篷快要把西褲撐開看,馬玲蹲下,解開張立毅的皮帶,拉下他的內褲,掏出張立毅的大雞巴套了十幾下就張口含住了。馬玲一邊含雞巴一邊用她那媚態的眼鏡望著張立毅。張立毅很舒服,享受了大約15分鐘,感到快要爆發了,就抱住馬玲的頭,雞巴用力插著馬玲的性感的嘴唇,終於,一股濃濃的陽精射進了馬玲的嘴裡。馬玲把張立毅的精華全部嚥下去了,並用舌頭清理乾淨了肉棒。張立毅說道:「馬玲啊,我下午還有事,就不陪你了。星期天咱們去賓館,時間地點到時候告訴你。」「好吧,再見。」和馬玲再見後,張立毅回家了。張薇薇回到寢室後,室友們在勸她,劉曉靜進來了,說:「張老師留下了他的號碼,你在書上記了吧?」「是啊,那又怎麼樣啊?」「那你先打個電話給他,說下午找他,說不定會有機會,畢竟卷子歸他批改啊。如果你不找他的話,那你只有等著挨處分啦……」吃好飯,張薇薇拿出手機,撥了張立毅的號碼。那邊張立毅一看是個陌生號碼,心想可能是張薇薇打來的吧,他看著手機沒有去接。大約一分鐘過去了,電話還在響,正當張薇薇準備掛掉的時候,張立毅接了:「餵,請問你是?」「哦,是張立毅老師嗎?我是計算機專業的學生,上午你監考過我,我找您有重要的事當面談。」「什麼事啊,一定得當面說嗎,」張立毅裝作不明白地問了一句。「呃…是啊。」「嗯,好啊。下午三點來我辦公室吧,我在10號辦公樓3樓的政治教研組。」「好,謝謝張老師。」掛掉電話後,張薇薇彷彿看見了希望,聽張老師的口氣比較溫和。畢竟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也得試試。那邊,張立毅也彷彿看到了希望,又釣到一條魚了,哈哈,就去睡午覺了。第四節激情的張老師家(上)下午三點,張薇薇惴惴不安地來到了張立毅的辦公室,張立毅開門見山地說道:「張薇薇同學啊,這個考試作弊的確是很嚴重的行為,學校對作弊行為的打擊也是非常重視的,你這個行為如果要是報到教務處的話那後果你也可想而知。」張薇薇點了點頭說道:「嗯,我知道。可是老師我知道錯了,你能給我一次機會嗎?」「這可是學校的規定啊,我們怎麼能破壞學校的規矩呢?而且要是被別人知道了那也不好啊,對你和我都不利。」張薇薇聽罷,就試探性地問道:「張老師,真的沒有機會了嗎?而且現在辦公室裡也沒有其他人啊。」張立毅心裡想:欲擒故縱的計謀看上去就成功一半了,這丫頭還是比較好對付的。於是張立毅說:「機會?那你說我怎樣能給你創造機會呢?」張薇薇一聽這話裡有話,就說:「老師,如果你不把這個上報不久行了?」「這……」張立毅表現出很為難的樣子,「求求你了張老師…」「唉,可是,平白無故地答應你,說算就算了。那校規還有什麼意義呢?」「張老師你答應我吧,如果你有什麼要求,只要我能做到,我就一定做到。」「也罷,你可別反悔啊,」「嗯,謝謝張老師。」「是啊,規矩都是人定的,況且這社會現在這麼開放,馬上跟我去我家吧。」「為什麼啊?」「你先別問這麼多,如果你不去的話,」張立毅亮了亮手裡的考場情況表(這個表是該學校規定發的,是由監考老師填寫的,如果有學生作弊就寫上其專業姓名班級學號,沒有的話這張紙就可以不用交了,便是廢紙一張),「我就可以把它交到教務處。」張薇薇也不太明白,就答應了張老師的條件。張立毅說:「成交。」就把那張表撕碎扔進了垃圾桶裡。張薇薇忐忑不安地跟著張立毅,穿過校園,到了校園南圍牆邊上的一棟教室公寓。張立毅的家在最高層5樓。進家的時候,張薇薇看見房間相當明亮,想蹲下來解掉鞋帶,張立毅說不用了,你進來吧。張薇薇哦了一聲就進來了,張立毅說咱們到里屋去說吧,說著打開了裡面一間的門,張薇薇進屋後,抬頭看去,只見牆上有掛著幾個假陽具!這個她在那兩部日本A片裡見到了,張薇薇的臉頓時紅了,她正想轉身離開,只見張立毅把門鎖了!張薇薇慌張地問:「你想幹什麼?!」「嘿嘿,張薇薇同學,你不會是想反悔了吧,我想幹的,當然是你了。」張薇薇罵道:「流氓。」卻被張立毅上前抱住了,壓在地上,張薇薇想睜開,卻感到全 ??身一麻,就暈了過去。張立毅看了看手中的防狼器,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張薇薇,得意地笑了。醒來之後,張薇薇發現自己躺在地板上,身子有些發軟,全身涼颼颼的,原來自己全裸了!而且張立毅正在看著自己,雙手趕緊護住胸前。張立毅說道:「我已經用數碼相機拍了你的裸照,」說著說著把相機遞給張薇薇。張薇薇打開相機,裡面一共5張照片,全是自己的裸照。氣的全部刪掉了。張立毅不緊不慢地說道:「不過這些全部拷到我的電腦裡了,哈哈,信不信由你。」張薇薇驚呆了。這時,張立毅開始脫衣服了。張薇薇緩了緩神,剛想爬起來,這時張立毅已經露出了大雞巴。少女的本能使得她閉上眼,這下倒好,張立毅走上前摟住了張薇薇,張薇薇根本就掙脫不開。張立毅開始舔著張薇薇的耳垂,一隻手放在張薇薇的乳房上,拇指和食指揉捏著少女粉紅的乳頭,另一隻手伸到張薇薇的穴口,揉起了她的陰蒂。「嗯…呃…」張薇薇忍不住輕聲呻吟了起來。好爽啊,那當然了,張立毅是誰啊?學校內玩弄女大學生的老手,這種刺激張薇薇怎麼可能忍得住啊。撫弄了一會兒之後,張立毅拉著張薇薇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,少女顫抖的小手撫摸起了肉棒,張立毅在張薇薇耳邊說快點啊,同時加大了刺激的力度,張薇薇就抓住張立毅的肉棒套弄了起來,看她套弄的熟練程度就知道她肯定給男朋友手淫過,張立毅頓時爽了起來。大約15分鐘之後,張立毅站起身來,把雞巴伸到張薇薇的嘴邊,張薇薇猶豫了一下,還是不情願地含住了,張立毅對著跪在地上的張薇薇說:「好好舔,不然在這屋子裡就弄死你!」一會兒進來一個高大帥氣的全裸男孩,由於經常鍛煉的緣故顯得一身健美的肌肉,大家猜到他是誰了吧?對,是張皓明。再好吃的東西天天吃也會吃膩,玩女人也一樣的,由於張皓明和父親天天玩弄秦麗娟,早就想換換口味了,碰巧林楚雯由 ??於弟弟生病需要手術,而父母工作也忙,就回家照顧弟弟了,她說得等弟弟痊癒了再回學校,張皓明能不著急嗎?早就張皓明看到一個眉目清秀的女孩再給父親打飛機,早就忍不住了,張立毅看到兒子來了,就招呼他一起玩,讓張薇薇躺倒,自己蹲在張薇薇的粉頸上方,雞巴又插了進去享受張薇薇的口交。張皓明就跪在地板上,分 ??開了張薇薇的大腿。由於之前的刺激,張薇薇的小穴早就濕漉漉的了,張皓明扶好雞巴,一使勁插了進去,張薇薇感到陰道內被塞的滿滿的,那雞巴和自己男朋友的有的一拼啊。由於嘴裡有張立毅的雞巴,張薇薇就「唔…唔…唔」地呻吟起來。對女人而言,和一個男人幹跟和兩個乾的感覺肯定不一 ??樣。張薇薇的身體身不由己地洩了好多次,等張立毅把雞巴從她的嘴裡出來的時候,她都累的快說不出話了。接著張皓明也射了,站起身來,跨著張薇薇的胸部坐了下了,雞巴伸到張薇薇兩個D罩之間的乳溝,雙手用力夾緊張薇薇的奶子來進行乳交。張立毅將雞巴插進了張薇薇的陰戶,繼續乾了起來。……最後,張家父子在張薇薇的口中,乳溝,小穴,和手掌上都射了白花花的精液,最後父子倆累的干不動了,張立毅起身給張薇薇拍照,拍好的照片全部轉移到電腦裡。而張薇薇這天下午在張立毅家裡被幹的慾仙欲死,迷迷糊糊的,到後來就累的沒有直覺,直接在地板上昏睡了過去。這時,張皓明想起來了,「爸,母狗一天都沒有餵東西了。」「哦,去從冰箱裡拿點吃的給她吧。」(PS:這個母狗,就是秦麗娟。可能有讀者不太明白,那我就講一下前面的提要。那次付筱竹在張立毅面前稱秦是自己姐姐,張立毅產生了報復的念頭,我既然搞不到你,還搞不定你姐姐嗎?秦付二人分別後,付筱竹在經過操場時被張皓明踢的足球打暈,付與張發生關係,走的時候錢包忘了帶,張皓明趕過去還的時候發現秦大爺和付筱竹做愛就順手拍下照片,帶回去給張立毅看了…秦麗娟看到照片,就屈服於張立毅了,接著被張家父子調教為奴隸,調教的部分見男子漢續寫的第二部。第五節激情的張老師家(下)第二天淩晨,張薇薇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依然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,屋子裡還有一盞檯燈在亮著。檯燈底座上有一個鬧鐘,一看時間4點半了。張薇薇爬了起來,回顧了一圈,屋子裡只有自己,床上只有一個薄毯子,衣服沒看到。她裹著毯子起床去開門,門從外面鎖上了,自己敲了一分鐘根本沒有動靜。她從昨天下午睡到現在,肚子挺餓的,她無奈地坐在床上,這時她看到桌子的地上有一盤子涼米飯,就抓著大口大口地吃起來了。狼吞虎嚥地吃完了,腦子裡開始想怎麼逃出來了,一會兒,感到自己全身逐漸熱了起來,小穴裡一陣空虛癢熱的感覺,乳房感覺好漲,尤其是乳頭又漲又癢,呼吸也漸漸加快,越來越急促,張薇薇忍不住地開始自慰起來了。原來飯裡被張立毅澆了一小杯高效催情粉的沖劑,在下午張薇薇睡著後就放到房間裡的。張立毅打算讓她明天早上醒來在讓她吃下去再玩弄她的,沒想到沒張薇薇提前吃了。不一會兒,床單濕了一片。張薇薇自慰累了,又迷迷糊糊地睡去。上午8點,張薇薇被叫醒了,張立毅責問了她把催情米飯吃掉了,張薇薇光著身子上了個廁所出來之後,被喊道了到了另一間屋子,張薇薇看到裡面一個女人,脖子上有一根鍊子,還有一個男孩,就是張立毅的兒子。只聽張立毅說道: 「母狗秦麗娟,快給老子舔雞巴!」張薇薇看著那個女人順從地給張立毅舔著陰囊和棒身。突然,張皓明拉過張薇薇,開始舔弄張薇薇的耳垂,雙手刺激她的乳頭和陰蒂,張薇薇忍不住了,嚶了一聲。接著投入到無邊的性福中。張皓明和老爸比試誰能讓胯下的女人洩的次數多。「嗯…嗯…啊…哦…哦…」兩個女人開始浪叫了起來。雖然心裡恨,但是抵擋不住張家父子忘情地抽插。……張立毅在幹秦麗娟,睾丸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秦麗娟的屁股,張皓明把張薇薇翻了過來,雞巴搗向張薇薇的菊花,好緊啊,憑經驗這裡一定是塊處女地,(沒錯,張薇薇之前還是比較保守的,沒有被幹過菊花)張皓明興奮地干著張薇薇的屁眼,張薇薇跪在地上,兩個垂著的乳房在來回地晃動著。父子倆正玩的開心呢,張立毅的手機響了,他正準備關掉手機,沒想到電話是林楚雯打來的,一聽知道林楚雯弟弟身體恢復的不錯,這幾天情況穩定,就忍不住回來了找自己了,現在剛下長途汽車,正在往學校趕。一起過來玩。張立毅在接電話的時候,伸手示意秦麗娟,秦麗娟就走向前跪下含住了張立毅的雞巴,張立毅空閒的手在撫弄著秦麗娟的乳房。掛了電話之後,張立毅跪在張薇薇面前,雞巴插進張薇薇嘴裡,秦麗娟爬了過來,頭伸到張薇薇的乳房下面吮著張薇薇的奶頭。一會兒張家父子都在張薇薇體內射了。這時,敲門聲響起,外面說:「張老師,是我,林楚雯。」張皓明開門之後,林楚雯林來就脫衣服。張立毅抱起洩了幾次身的張薇薇,雞巴一挺插進了張薇薇的小穴,張皓明則跨在張薇薇頭上,雞巴伸進了張薇薇嘴裡,張薇薇「唔唔」地爽了起來。而林楚雯和秦麗娟臥成「69」式互搞了起來。再次在張薇薇體內射精之後,張立毅示意張皓明放開有氣無力的張薇薇,兩人開始撫摸林楚雯的玉體。一會兒,兩桿重振雄風的雞巴一前一後夾攻起了林楚雯,作為給忙裡偷閒,遠道而來的林楚雯的歡迎儀式。張皓明乾著林楚雯的屁眼的時候,說:「雯雯姐,你的屁眼還是這樣好緊哦。」「嗯…啊…啊…哦…插我…」又一輪肉搏戰開始了。…… 最後,張家父子在三女身上的「三窟」和乳溝上都射了,最後都累的氣喘籲籲的。今天上午,張薇薇參加了她一生都難以忘記的5P,還有昨天是3P,這場性經歷,張薇薇直到幾年後還是記憶猶新,太難忘了!中午吃過午飯,張皓明的手機響了,他接了電話,說「嗯,行。」掛掉的時候滿臉的興奮,張立毅問什麼事?張皓明就給張立毅說自己要和同學出去桂林玩6天,定好的就在今天下午兩點出發。張立毅說:「行,你馬上去洗個澡,再收拾收拾,我給你幾百塊錢,尤其是玩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啊」。說著掏出錢包裡的800塊錢。張皓明應了,把錢收好。其實,這是張皓明班裡的一個女同學請幾個同學組團一起去的。那個同學長的漂亮,家境也不錯,在班里和張皓明等幾個男生關係也不錯,張皓明已經打算在風景區賓館裡打她一炮。下午兩點鐘,張皓明挎著一個旅行包走了,張立毅喝了一杯茶之後,把秦麗娟關了起來。先插張薇薇的小穴,讓林楚雯坐在張薇薇臉上,陰戶對著張薇薇的嘴,自己的手把林楚雯的兩個奶子揉成各種形狀。…… 接著最後射在了林楚雯一臉。接著拿出數碼相機給三女一共拍了5張照片,接著把照片拷到電腦裡,拿出相片打印機,打了20份放在抽屜裡。由於林楚雯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,得回家繼續照看一下弟弟,下午五點就穿好衣服先走了。張立毅還不太想放張薇薇走,打算再進行調教,但是自己沒力氣,懶得去把她搬到房間裡,就讓把她丟在客廳。頭腦半昏半醒的,張薇薇整個人都受到了重大打擊,肉體上是爽了,精神上卻近乎崩潰。她一夜都沒睡,一直在回想這兩天的經歷,淩晨4點多鐘了,開始哭了起來,哭聲越來越大。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,門外的人大聲喊道:「餵,張立毅,你家怎麼回事啊?還讓不讓人睡覺了?」張薇薇正哭著,突然想到了什麼,於是繼續哭,但聲音小了很多。夜裡很靜,人正常說話的聲音隔著牆都能聽到。外面的人停止了敲門,這時張立毅床頭的固定電話開始響了起來,裡面張立毅被鈴聲吵醒了,順手接了電話,「餵,哦,老朱啊,什麼事啊?」原來是張家樓下的朱老師,他最近睡眠不太好,就上來敲門了,老朱拿著手機在門外說道:「張老師,你也知道我最近睡眠很差,你家稍微有點動靜我都很難睡著,好像有人在哭,怎麼回事啊?」「哦,那個,我家來了一個親戚,晚上沒走。她白天在車站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情了,情緒一直不太穩定。」張立毅隨口胡扯了起來,「那好,麻煩你勸勸她,別再弄出動靜了,要不然恐怕還得麻煩你!」「哦,對不住啊」張立毅掛了電話。張立毅起來勸著張薇薇,叫她安靜點。張薇薇說道 ??:「不行!你已經關了我兩天了,我就得回去,如果你不放我走的話,我就接著哭鬧。」要放在平時,張立毅早就打她了,現在真不能這樣,為了不影響鄰居的休息,更是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他家的秘密,張立毅只得答應先放張薇薇走,的確,自己關她的時間是長了些,如果張薇薇再沒回到宿舍的話,恐怕她的室友就有可能要報警了。正想著,張立毅起身走到臥室裡,張薇薇跟了過去,看見張立毅拉開書桌旁邊櫃子的一個抽屜,書桌上有一台電腦!抽屜裡面是自己的衣服。張立毅把她的衣服和鞋拿出來,張薇薇狠狠瞪了張立毅一眼,拿衣服到房間裡去穿了。(寫的不好,大家包涵)第六節另有所獲的傾聽早上5點半,天上下著小雨,張薇薇恍恍惚惚地走出張立毅的家,校園很大,張立毅所在的教師公寓距離教學樓比較遠,大概1500米遠,昨天晚上,張薇薇鬧著要回去,因為還有一個星期又會有一門課進行期末考試,畢竟張薇薇不是秦麗娟,張立毅不可能把她關在家裡太長時間。她來辦公室找過自己,她寢室裡的人肯定知道,如果報警的話就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,張立毅最終同意了,在張薇薇走之前威脅她說:「一個星期考完試後必須過來,否則你的照片我會怎麼樣,你自己清楚。」迫於張立毅的淫威,張薇薇無奈地點點頭同意了。在走到張立毅家的樓門口時,張薇薇再也忍不住了,兩行委屈的清淚奪眶而出。雨漸漸下大一些了。下雨的早上,學校裡幾乎沒有人起來,路上沒有人,只有一個穿著白衣牛仔褲的漂亮女孩孤獨地一邊淋雨一邊漫步著。終於走到了寢室門口,感覺頭好重,看見秦大爺正在開門,到6點了,秦大爺基本上每天早上都是6點準時開門的。秦大爺看到了全身都淋濕的張薇薇,問道:「張薇薇,你怎麼了啊?」張薇薇淡淡地看了秦大爺一眼,什麼都沒說,「肯定是遇到麻煩了,快回寢室換衣服,最好再去洗個澡。」張薇薇淡淡地「哦」了一聲就進去了。回到寢室,劉曉靜她們還沒有醒,張薇薇打開衣櫃換了衣服就往床上一倒。左思右想這些天的經歷,自己最近也太背了吧,先是和男友做愛被秦大爺逮到,用手給秦大爺打了一次飛機,接著作弊被抓,再是為了不挨處分被迫和張老師父子發生了關係,而且被關了一天多。我到底怎麼了?張薇薇感到有些冷,就拉上被子蓋住頭睡著了。10點鐘,張薇薇醒了,感到全 ??身好燙,靠牆坐了起來劉曉靜進來了,說:「薇薇啊,你這兩天去哪兒了,手機也關機,發生什麼了啊?」「她們呢?」「都去自習室看書了,我回來拿本書。」「我……我…嗚嗚」張薇薇忍不住了,開始哭了起來「薇薇,有什麼話不急,咱們慢慢說,」劉曉靜是張薇薇在寢室裡最好的朋友了,她們倆雖然還沒有到完全無話不說的地步,但還算是一對好閨蜜的。劉曉靜看到張薇薇洗臉盆裡的衣服,還沒泡,但已經濕了。就斷定張薇薇淋著雨回來的,起身給張薇薇倒了一杯水。張薇薇斷斷續續地說了這兩天的遭遇,當然,和張家父子發生性關係的細節省略了。劉曉靜聽著張薇薇的訴苦,心裡很不是滋味,本來只是給好朋友提個建議,沒想到卻害了她,便宜了張立毅這個大色魔。劉曉靜同情地把手放在張薇薇的手上,「好燙啊,」不會發燒了吧,再探張薇薇的額頭,也好燙。劉曉靜翻開自己的抽屜,沒找到體溫計和退燒藥。打開門正想去醫務室,碰到秦大爺了,劉曉靜匆忙地和他打個招呼正準備走,秦大爺把她叫住了,「是不是張薇薇發燒了啊?」「咦?你怎麼知道啊?」秦大爺把今天早上的情況給她簡要說了,帶她來到門房,給了她一小袋兩片裝的退燒片和一個體溫計。劉曉靜感謝地回去了。張薇薇吃了藥,感覺好多了,就睡了一個中午。室友們都知道她冒雨回來了,誰也沒有叫醒她,讓她好好休息吧。劉曉靜吃好飯沒去自習室,在寢室裡琢磨著怎麼幫張薇薇擺脫這個色魔,這件事還是暫時不能聲張的好。等下午1點半,張薇薇醒了,劉曉靜給她買了一盒牛奶,讓她肚子先填點東西,再把到張立毅家裡發生的事情說詳細些,張薇薇問:「你問那麼仔細幹嗎啊? 」「呃…是幫你想想辦法,看能不能從這裡下手。」張薇薇仔細回想了一會,說了張立毅家裡有一個小攝像頭,在他們發生關係的房間裡的牆上,估計昨天和前天的照片就是和這個東西有關,到張立毅家玩的時候碰到一個被鎖起來的女人,她叫秦麗娟。昨天還有一個女生過來一起玩,她叫林楚雯。昨天上午五個人玩了群交。下午張立毅的兒子就和同學去桂林旅遊了,要去玩一個星期。雖然張薇薇說的這些很詳細,對別人來說就是報流水賬,但是對劉曉靜來說,還是有希望的。她剛才似乎想起了什麼,頓了一下,說道:「你說那個女人叫什麼?」「秦麗娟啊。」「你確定嗎?」「嗯,怎麼啦?」「哦,那個,把她的容貌描述給我,這個很有用。」張薇薇不明白為什麼,但還是說了。說完,劉曉靜說:「你等我一會,我出去有點事。」「等等,我忘了一件事,小靜。」「什麼事啊?」「昨天這色魔在家裡洗了幾十張照片,我趁他上衛生間偷偷拿了一張放在褲子後口袋裡,」剛說完劉曉靜就走到陽台翻張薇薇的褲子口袋,找到了一張,上面有張薇薇和秦麗娟躺在一起,張薇薇還好,秦麗娟滿身淫水。劉曉靜經常找秦大爺,在「工作」之餘秦大爺給她提過自己的女兒,還給她看過自己和女兒一家合影的照片。她早就認出秦麗娟了。劉曉靜拿著照片飛奔出去了,張薇薇喊道:「餵,小靜,怎麼啦?」劉曉靜匆匆跑到門房,秦大爺剛睡醒,手裡拿了個塑料臉盆正想去衛生間那邊的水龍頭接點水,「秦大爺不好了!」說著往門房裡拽秦大爺,秦大爺說怎麼了?就跟著進去了?劉曉靜把照片上右邊張薇薇的部分撕掉,剩下的一半遞給秦大爺看,說:「秦姐出事了!!」秦大爺拿起照片一看,不正是自己的女兒嗎?!還被一段狗鍊子鎖上了,「砰」地一聲,臉盆摔落在地上,天哪!秦大爺楞了半天,突然變的很憤怒,他問劉曉靜:「你從哪裡弄的?」劉曉靜為難地說:「從別人那兒搞到的,具體你就不要問了吧…」「不行!給我老老實實說!」秦大爺死死抓住了劉曉靜的手。「誰呀?」被窩裡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,是付筱竹。付筱竹探頭出來說:「喲,小靜啊,怎麼啦?秦大爺,讓她坐下啊,有話好好說啊。」說著爬起來了。劉曉靜咬咬牙,站起來把門反鎖上,說:「好,我說就是,本來不想說出張薇薇的,可是這樣不行了,不過你們答應我千萬別說出去。」見兩人答應了。劉曉靜就一五一十地把從張薇薇作弊被張立毅抓說起,再把張薇薇的經歷一字不落地說完了。說道最後,秦大爺說:「張立毅這兔崽子,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,我女兒也可能不認識他,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啊?」劉曉靜說也不明白。門房里頓時一片沈默。付筱竹說突然說道:「我知道了怎麼回事了…」劉曉靜和秦大爺激動地說:「快說。」「還記得咱們倆第一次見到秦姐嗎?那次咱們和秦大爺正玩的開心,被他女兒發現了,事後我追了出去,說了許多好話,我說我可以叫你姐姐嗎?秦姐答應了,我挽著秦姐的胳膊正往回走著,碰見張立毅和林楚雯了,張立毅問這是誰,我就說是我姐姐。我和秦姐一起去了一趟她住的賓館,張立毅肯定跟?我們了,要不然怎麼會找到她呢?」當時認姐姐嫁禍秦麗娟從而保護自己是付筱竹的計謀,可是把秦麗娟害的那麼慘,自己心裡還是有些愧疚的。第七節一定要抓住機會平常只要劉付二女有一個在門房裡,秦大爺就會無憂無慮地肏穴。可是這次,誰都沒有玩的意思,都在想著怎麼把秦麗娟救出來。秦大爺在門房不停地走來走去,一副焦急的樣子,將近兩個月沒見,自己的女兒卻快淪落為性奴隸了。這時有人敲門,秦大爺問道:「誰啊?」「是我,葉思佳,筱竹在這裡嗎?」秦大爺看了看付筱竹,付筱竹做了個「噓」的手勢, 「哦,她不在。」葉思佳就走了。等葉思佳走遠了,付筱竹說:「秦大爺,辦法我們來想。但是,報警是肯定不行的,因為如果警察已介入,張立毅雖然完了,但是秦姐也跟著完了,她打拼到現在也很不容易,前途斷送了,工作、名聲都丟了,您說呢?」秦大爺閉上了雙眼,無奈地點了點頭,是啊,在社會上,對於一個女人來說,沒有清白更難有立錐之地。劉曉靜安慰道:「辦法可定能想出來,以們付大小姐聰明的頭腦,肯定能想出辦法來。」「小靜過獎了,呵呵」付筱竹謙虛地回道。「不過獎,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嘛,我算一個,以筱竹的智商算兩個,呵呵,筱竹,咱們走吧。」告別二女後,秦大爺去小賣部買了一包煙,他抽湮沒有癮,而且有兩年沒有抽煙了。回到門房,關上門窗,一根接一根地消起愁來了,不一會兒,門房就雲霧繚繞的了。劉曉靜和付筱竹來到湖心公園中間的一個蘑菇亭下,這裡沒人。她們開始商量起來了,這是她們倆第二次在此合作了,上一次嘛,看過的都應該知道吧,是想把葉思佳拉下水的。付筱竹說:「最好的辦法是再進一次張立毅的家,他兒子不是去旅遊了嗎?」「你的意思是去把他家電腦裡的相關資料全部銷毀?」「不全是,留一部分,」「這個得讓張薇薇去。」「小靜真聰明,我的意思是說,讓她去張家找張立毅,這得再委屈她一次了,得先把她的思想工作做好,這才是東風。剩下的就不難了,具體的計劃我來想,勸她的事情你能搞定嗎?」「我和她什麼關係啊,看我的吧。」「呵呵,那就好,我們一定得好好修理張立毅,那我先去閱覽室了,你也回去勸勸薇薇吧。」「嗯,對了,你去閱覽室幹嗎?」「呵呵,我先去自習室拿紙筆,到閱覽室搞計劃,放心吧。」秦大爺在門房裡一根接一根地抽,心想:這張立毅也他媽的太不擇手段了,雖然自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但是這個老師的確是個小人。將近兩個月沒見的女兒一直在不遠處的一間教師公寓裡,受了這麼大的苦自己卻不能去救她,唉!!剛剛抽完最後一根,秦大爺狠狠地掐滅了煙頭。這時,有人敲門,秦大爺打開門一看,是葉思佳,問道:「什麼事啊」?葉思佳手裡拿著一個網球拍,戴著白色的空頂網球帽,穿著草綠色的運動T恤和白色的網球裙,她頓時收起了興奮的笑容。葉思佳剛打完網球回來,本想找秦大爺看看他今晚有沒有空的,但秦大爺一開門,就聞到了刺鼻的煙味,頓時失去了興趣,就說:「秦大爺,抽煙可對身體不好哦。」秦大爺應了一聲就進去了。葉思佳也沒再說什麼就回寢室了,記得沒見過秦大爺抽煙啊,今天他到底是怎麼了呀,不明白。付筱竹在電子閱覽室裡的一個安靜的角落靜坐了一個多小時,雖然沒有動手。不過,營救秦麗娟的計劃她倒是想的差不多了,她把想好的計劃又從腦子裡仔細過了一遍,在確保沒有漏洞之後,她拿過紙筆開始寫了。寫完之後,她用WORD打了一個文檔,打完後用U盤拷下,如釋重負地笑了。那邊劉曉靜也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勸說,張薇薇終於點頭答應了,自己不僅要去解救自己,還要去解救秦大爺的女兒。她說:「進他家不難,我只要打個電話說要那個就應該沒問題,可是我進去後該干什麼呢?」劉曉靜說:「計劃嘛,現在筱竹那邊還在製定中,晚上我再告訴你。」晚上7點,女生宿舍2號樓門房裡,門窗緊閉,窗簾也拉上了,付筱竹拿出一張紙,講述了具體的計劃。「首先,小靜,你那個移動硬盤得派上用場了,」劉曉靜是有一個移動硬盤,但她很愛惜,平時都不拿出來,「幹什麼啊?」「拷資料啊,暈。」「行,為了救人,值了,裡面的東西一共才1G,剩下的空間應該夠她用的。」「那好,先讓張薇薇在這幾天去找張立毅,越早越好,和秦姐相比,她還是比較自由的。我和小靜都沒去過張家,對他家情況不瞭解。薇薇你一定得想方設法接觸到電腦,要趁張立毅睡午覺的時候拷走他電腦裡的東西,越多越好。還有,薇薇提到張立毅這兩天中午都泡茶喝了,那麼他就應該有喝茶的習慣。這個」說著亮出一個小袋子,裡面有幾顆安眠藥,繼續說道「這個就要薇薇自己找個合適的時機放進去了,秦大爺,你這裡有錘子嗎?有的話就把這些藥丸全部碾成粉末。」老秦找出錘子,幾分鐘,把藥丸全部碾的如同麵粉一般。付筱竹沒有停下,繼續說道:「在張薇薇上樓之前,小靜你去站在他家窗戶的樓下接應,等張薇薇拷好後讓她把硬盤扔下來,你接過就跑,為了防止懷疑,薇薇你看到張立毅暈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得裝頭暈了,要裝作睡一會兒的樣子,一旦張立毅睡著了就起來開始拷資料,能找到關於你的錄像照片最好,刪掉,並且再刪一些其她人的。刪完之後把他C盤格式化再關機。事成之後接著裝睡。要在張立毅睡醒之後再醒過來,這樣不至於在他醒後產生懷疑,這藥夠他昏睡3個小時的了。從接到硬盤開始,小靜你在3小時後再前來敲門送信,你看到信封之後把它交給張立毅。我會給信的內容增加一些打印有張立毅做愛的照片。薇薇,等她敲過三聲門之後你就過來開門拿信,記住,間斷的三聲。」張薇薇聽著,默默地記在心裡了。「餵,我的硬盤可不能摔,」劉曉靜急了。「呵呵,這個你不用擔心,把你的盤和數據線夾在中間,注意用這一道寬膠帶封口哦」說著付筱竹拿出一大包加長型的衛生巾。劉曉靜笑了,說道:「那還有呢?」「還有什麼啊?」「那封信給我看看」,劉曉靜說完就拆開看了一遍,張薇薇也跟著看了。劉曉靜抬頭看著付筱竹,「這行嗎?」「應該行,只有這樣了。可靠消息,張立毅對電腦不怎麼懂,哈哈。」張薇薇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,她等付筱竹說完了,堅定地說:「那行,我聽你們的。」「那,薇薇,剛才說的有些多,你全部記下了嗎?到時候別千萬留下什麼痕跡了。得再委屈你一次了,便宜了那個大色魔。」張薇薇:「唉,我記下啦。別無他法啦」。劉曉靜高興滴看著秦大爺說:「太好了,秦姐 ??有救啦。薇薇也有救了。」說著一手準備去抓秦大爺的襠部,付筱竹看見了,輕輕咳嗽了一聲,劉曉靜才注意到還有「外人」在場,就收回了手。張薇薇這時正在把藥粉和那包衛生巾往自己的包包裡裝,沒看到這一幕。三個女孩心裡想的都是:「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!」
上一篇:馬尾妹妹的淫水 下一篇:性派對
评论加载中..